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

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


——建构高效语文课堂对话的有机体系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胜全


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语出王维《山居秋瞑》,作者以高超的语言艺术,为我们描绘出一幅明快舒朗、清新鲜洁的图画,画面有声有色、有静有动,境界清澄透明、令人陶醉。如果语文课堂对话也能达到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境界,那么这样的语文教学就是一种艺术、一种享受了。


实施新课程,语文教学需要从很多方面着力改革。其中,建构高效语文课堂对话的有机体系就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方面。在教学实践中,有许多语文课堂对话还只停留在“教师主问”、“学生被答”的简单层面,课堂对话形式单一,缺乏内涵和艺术。


下面是某教师教学《苏州园林》课堂对话的片断实录:


师:苏州园林是一幅完美的图画,请问作者是从哪些角度加以说明的?


1:从亭台轩榭的布局、假山池沼的配合、花草树木的映衬、近景远景的层次四个角度进行说明。


2:还有角落、门窗、彩绘等。


3:也就是从整体和局部两个方面进行说明。


师:不错,同学们回答得很准确。下面请大家齐读课文第二自然段。


(学生齐读)


师:如果为第二自然段划分层次,可以怎样划分?


1:可划分为三层,第一句为第一层,最后一个句子为第三层,中间为第二层。


2:我也分三层,但我认为第一层应为第一、二句,最后两句是第三层,中间剩下的句子为第二层。


3:我认为分二层最好,就在“眼前总是一幅完美的图画”一句后划开,前后各为一层。


4:我觉得还是分成三层好,第一句为第一层,最后二个句子为第三层,中间为第二层。


师:大家的发言都有道理,相对而言,我更赞同第三位同学的意见。下面请用一句话概括这段话的主要内容。


1:苏州园林是一幅完美的图画。


2:务必使游览者无论站在哪个点上,眼前总是一幅完美的图画。


3:总括说明苏州园林的特点。


师:要求概括这段话的主要内容,所以第二位同学的发言欠妥。但这句话很重要,这个句子揭示苏州园林的共同点,是全文的中心句。


……


从教学实录看,这堂课的课堂对话是没有什么实效的。高效的课堂对话,从教师角度看,应该是引导有效、启发得当、点拨到位、评价准确;从学生角度看,应该是参与积极、探究主动、思考充分、交流深入。简言之,高效的课堂对话应该是:师生充分互动,课堂生动活泼;教师组织恰当,学生活动高效;师生之间、生生之间、学生与文本之间充分交流、真正共鸣;在这个过程中,学生能多方位、最优化地积累知识、训练方法、增长能力。而这堂课的对话基本停留在“教师问”、“学生答”的简单层面上,效果肯定是非常低劣的。节选片断中,教师主要是围绕两个学习要点分三步来组织课堂的:一是层次,二是内容。且不说这样安排是否恰当,单从这三步课堂对话就可以看出许多不足。


第一步中,教师由“苏州园林是一幅完美的图画,请问作者是从哪些角度加以说明的”这个问题引发课堂对话,契入点是可以的,但问题提出后教师应安排一些时间让学生浏览课文,与课本对话,从对文本的解读中归纳出较完善的结论;或让学生之间相互展开讨论、交流,即通过学生之间的对话,达到相互影响、启发、补充和提高的目的。同时,学生回答完以后,教师以“不错,同学们回答得很准确”一句泛泛性评价作小结,也欠准确。究竟是这几个学生的答案综合起来“很准确”,还是每个学生的回答都很“很准确”?教师的表达没有落实到点上去,让人听了反倒迷惑,这样的师生对话当然是没有质量的。


第二步,教师由“下面请大家齐读课文第二自然段”发起,齐读的安排是恰当的,但对齐读没有提出明确的思维性要求,学生虽然有了与课本对话的形式,却没有与课本对话的具体性思维活动,这样的读是无效性阅读。学生齐读结束后,教师也没有对学生的读作出必要的评价和点拨,而是直接提出“如果为第二自然段划分层次,可以怎样划分”的问题,任务安排太生硬,这时候学生的解答活动当然就显得很虚化。而且,由于教师所提问题笼统化,所以四位发言的学生也都只针对“怎样划分作出非常简单的结果性回答。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划分,教师没有要求他们也不阐述。由于在读的过程中没有与课本很好地对话,估计就是要学生回答“为什么”也可能是不够准确的。四位学生的回答有分歧,这是一个引导学生互相对话的一个很好时机,教师应该安排学生分组讨论,说说这种种划分的理由,从而加深对文本的理解,培养学生分析、归纳、比较、概括等等能力。可惜,这位教师忽视了这个极有价值的对话点。可能是为了赶时间,对学生的各种划分结果,教师只用“大家的发言都不错,相对而言,我更赞同第三位同学的意见”作结,为什么“不错”?为什么“更赞同第三位同学的意见”?这是必须要讲清楚的,这是师生对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,可教师蜻蜓点水,学生自然是云里雾里的。


第三步,要求“用一句话概括这段话的主要内容”,任务提出后,也应安排一定时间让学生先揣读一下文段,再归纳、概括。虽然发言学生的回答还比较令人满意,但一个班级学生个体之间是有差异的,发言学生可能只代表了一部分理解和概括能力强一点的学生,而其他较大部分理解和概括能力弱一些的学生,就可能只是听听而已,师生之间、学生之间、学生与文本之间没能很好地对话,收获自然是被动而低效的。


纵观这个实录片断,课堂对话只由“教师问、学生答、教师评”构成。缺乏学生研读、探究、讨论、评价、提问、写作等以学生为主体性的活动,更缺乏学生与生活、与自身的联系和碰撞性活动。课堂对话形式单一,活动简单,没有建构起立体性、互动式的课堂对话体系来。


 那么,如何建构高效语文课堂对话的有机体系呢?从对话的交互主体看,高效的语文课堂应包括五个方面的对话体系:


一是学生与教师的对话。学生与教师要充分互动。从教师层面看,一方面是教师以恰当的方式引导学生走进文本,感受文本,获取知识,培养能力;另一方面是教师以自己的经验、体会和感悟去影响学生,启发学生,让学生在教师的解读、点拨、评价中明确是非,增加积累,总结方法,提高能力。从学生层面看,学生在研读、探究、讨论、评价、提问、联系、表达中有所发现和收获,一方面这些发现和收获是否准确、恰当和有价值,需要得到教师的评判和修正,另一方面学生的发现和收获又可能启发教师,使教师从学生的课堂表现中加强对学生的认识和判断,并能根据学生各种活动中反馈的信息,对教学作出恰当的调控和矫正。


二是学生与学生的对话。学生和学生之间要相互影响。以班为单位的课堂教学,以点带面、点面互动是集中化教学与个别化教学恰当结合的一种有效方式。课堂上针对某一个问题,发言的可能只是三五个学生,但其他学生能在听的过程中判断、收获。当然,如果只是这样的形式,学生与学生的对话是不充分的。因此,语文课堂教学中常常还应安排学生相互之间的讨论、问答、评价、表达等活动,这些活动能有效地实现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对话。相对来说,同龄人之间认知水平、价值观等较为相近,思想上容易产生共鸣,各种形式的学生对话能很好地发挥学生之间的相互带动和影响作用,从而促进全班学生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。


三是学生与文本对话。要重视对文本的研读。一方面,学生通过各种方式的“读”,充分理解文本,感受文本的内涵美和形式美,增加积累和感悟;另一方面,学生在研读文本的过程中,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文本熏陶,走进作者的情感世界,与作者的思想感情产生共鸣。与文本对话,有利于引导学生立足文本,落实基础;有利于学生身临其境,在作者思想的感染下,形成正确的审美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和人生观。与文本对话,学生要树立文本是基础的意识,不能将读书简单地看作只是语文学习的一种形式而已,要带着体验的思想,潜心读书,用心感悟。当然,教师更要在恰当的时机,尽量多地安排学生用心读书的自主性活动。


四是学生与生活对话。要重视对生活的联系。语文是一门人文内涵非常丰富的课程,而这些人文内涵多是以生活为基础的。一方面,要感受语文的人文内涵,就要从感受生活开始;另一方面,要理解语文的人文内涵,就要以生活感受为基础。因此,语文学习不能只局限于课堂本身、文本本身,一定要密切联系生活,多与生活对话,在生活与文本的联系、比较中,更好地理解文本,感知人文内涵,并更好地认识生活。同时,语文又是一门运用性很强的工具性学科,学以致用是语文学习的根本。与生活对话,就是要将课内所学与生活运用联系起来,在生活化情景中去学习、理解文本;去生活中运用、巩固语文知识和训练、提高语文能力,以更好地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。学以致用,用以促学。


五是学生与自己对话。学习中要充分联系自身实际。任何脱离自身实际的学习都是被动的、低效的。学生与自己对话主要是与自己的经验(体验)对话、与自己的实践(运用)对话、与自己的积累(知识、方法)对话、与自己的心灵(情感)对话。在语文教学中,教师要引导学生通过联想和想象等活动,与自己对话;在学习过程中,学生要自觉联系自己的经验(体验)、实践(运用)、积累(知识、方法)和心灵(情感),对学习内容进行全方位地感知、理解和创造,从而得以明确、深化和创新。这样,作为课堂主体的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就能得以充分地发挥,学习的结果自然是高效而有价值的。


总之,如果一堂语文课充分体现了这五个方面的对话,那么这堂语文课就建构起了高效语文课堂对话的有机体系,这样的语文课就应该是主体性强、对话充分而有效的。当然,高效语文课堂对话还应具备开放性、动态性、探究性、拓展性、发散性和创造性等特征,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,教师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好组织和调控。笔者将另文探讨,这里不再赘述。语文课堂对话要真正达到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理想境界,还需要从很多方面努力。希望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从大处着眼、从小处着手,逐渐完善,共创高效语文课堂对话的理想境界。